榷辞

吃妖狐所有cp,狐狸是最爱√
梅之寒,醉生梦死寮招新,一起疯呀√
终于脱非,产粮储备中√

◎四月三十日◎
例行三抽,半梦半醒间抽了最后一发。
没想到写末吉反而来了最想要的SSR,除了笑还能干什么。
睡意全无,起来肝√

#阴阳师同人文# ‖崽‖她‖»«冬日祭 【乙女向】


*这里梅之寒南图~欢迎同服加~
*这货文笔奇葩,爱堆辞藻,话痨晚期
*爱崽狂魔,三观不正,目测ooc请自带避雷针,蟹蟹
*做完语文阅读的产物,思维非人状态,苏白二(ಥ_ಥ)
*努力不让变成坑……

01.头七

     “雪,落在平安的土地上。寒冷,在封锁着平安呀~”

     满场招式名称的呼喊中,南子衿深情并茂的一嗓子清新脱俗非主流,可谓绕梁三日不绝。对面妖琴师正欲拨弦的十指当即一颤,待到回神十分已中了雪女的招。

     幽蓝的鬼火摇曳,在这雾蒙蒙的空间内妖冶而醒目。

     对面晴明一瞅面前四座冰雕头大了,一瞥儿子们半空的血槽脸绿了,再一瞄敌方的出战式神,他笑了。

     不幸中的万幸,老爷子还动得了。对面没兔子速度慢,按照顺位,对面这一发打完就全是己方的式神,立个flag,丢个罩子,分分钟奶回来。

     而对面掌控了局面阴晴变幻的是只崽。嘿嘿嘿。妖生希望全看脸的崽。

     静默只此一瞬,破风声叠起之下一道清朗的嗓音乘风飘来,“老爷子,晚生得罪了。”

     大把大把散落的雪花被狂乱的气流搅碎于半空,星星点点散落,染了翻飞的衣袂。翩翩飞旋的那身影从容,优雅,似孤舞者伴弥高之曲兀自独舞。

     突突突突突突突!对面晴明的脸色一时复杂无比。

     针女触发,血掉得欢快,再来一发必挂。妖狐仿佛听到了自家阿妈亢奋的笑声。

     然而……

     折扇啪嗒一下展开,他抚了抚肩上毛茸茸的狐裘,旁若无人地叹道,“小生最敬老爱幼,文化人要优雅。”

     南子衿气得跳脚,华丽丽撕了符咒,“脸崽啊,给哑火找借口也扯得像样点啊喂!梦想破碎的声音都能掀屋顶了啊喂!!!”
…………

……
     小生妖狐,现居于醉生梦死寮,是阴阳师南子衿的式神,今年是来到平安的第二个冬夏。如您所见,小生纯粹是个文雅的读书人。不酗酒,非烟民,无不良嗜好,且京郊小树林有宅子,天天陪阿妈挤车子,目前头顶五勾子,除了没蓝票子,绝对是择偶择伴的上佳人选。

     另外,可以请您不要腹诽的那么大声吗?小生听到了。小生很生气哦。

     十点的钟声敲响,悠悠激荡馆内,斗技场的灯光灭了。南子衿同其他的阴阳师一样,清点了一番战利品便携了众人回寮。一路上少不得被唠叨几句方才的惊险,妖狐含笑听着,也不回嘴。瞧着一派乖顺,实则早已神游晃过满平安。

     雪势变大了。

     来时不过飘絮般的几点雪沫子,此刻却已非是撒盐飘絮可比拟的了。地上积雪极厚,虽不至举步维艰却也减缓了行进速度。半途回首望去,见背后一串深浅不一的脚印才惊觉已走出了那么远……

     自从当上了阿妈的式神,这样宁静的气氛实属罕有。

     宁、静?!

     蓦地,妖狐发现了一个大问题——耳畔那些絮絮叨叨、软绵绵毫无震慑力的小牢骚消失了。自从相识以来,阿妈何时有过那么安静的时候?

     下一秒,身侧熟悉的嗓音传来。少女的声线平平,找不到一丝往日的欢脱活跃。

     “脸崽呀。”

     妖狐闻声心下一松,随意应了一声,心底却有一茬烦躁不安隐隐萌动。

     “脸崽……”

     低哑短促的声音,就像在竭力压抑着什么。妖狐蹙起了线条精致的眉,放缓下声又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 “脸……”

     “阿妈你能别这样吗?有话请说出来。小生慌。”

     死寂。天地间似乎只剩下风雪簌簌,连一向中气十足爱凑热闹的姑姑都没吭一声。触发了消音器的妖狐有些无措,持扇的手习惯性将其展开轻摇,薄唇一翕一合,斟酌半晌却没吐出一个字。

     “我要走了。”南子衿的语调太轻太温柔,出口便让晚风卷得四散飘渺,要将之逐一合字成句,竟意外的艰涩。

     式神们不舍的神情尽收眼底,南子衿深吸了一口气,强忍喉间哽痛。

     大约开头万事难,话头一抛,之后的语句格外的顺畅,以至于她竟还能插科打诨两句,“我的成绩太差了,母上大人勒令我卸载。她的心情我大概能理解吧。就相当于看着脸崽肝鬼王连突了十几下,隔天斗鸡只突两下这样子,哈哈。”

     “以后,大概也回不来了。所以今天是最后的斗鸡。”

     往昔种种依稀疑是昨日,如今却被告知那些记忆即将成为断句残片,再无续笔,百味陈杂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 妖狐握着折扇的指尖被扇柄的棱角磕得发疼。这是几个月前秋日祭南子衿买的新扇子。原先自带的那把,柄嵌了玉,触手生温。思绪乱得不成样子,好像什么都想了,又貌似什么都没想。

     他听见了自己突兀的声音,如情人间轻柔的呢喃,细听字句却夹霜带雪,咄咄逼人。

     “阿妈的善忘真是收放自如。哦抱歉,是小生的不是。阿妈昨天还念叨着自己记性差,背什么忘什么呢。不过……敢问阿妈还记不记得那个美好的夜晚?你可是哭着抱着小生说,在被双鬼使铐走之前不会丢下小生呢。呵,总说要成为命定中人阿妈哟,小生有句话,现在不知当不当讲。”

     戏谑微讽地拿捏着冷幽默,恶作剧一般漫不经心地给口中的事实染上点暧昧的桃红色,温柔缱绻的粉饰下,那是一票怎么也按耐不住的恶劣与阴鸷,急待一个撕裂兀冗伪装,将所有美好狠狠剖开,摩挲着鲜血淋漓的细腻肌理寸寸赏鉴的机会。

     这拐弯抹角的诱导口吻真是久违了。妖狐深深地合眸,心下嗤笑狐狸尾巴终究藏不住。

     临别之际,何苦?

     “有话也给我憋着。”

     南子衿向悄悄离开的姑姑等式神投以感激的眼神,契约一场,这是她们给自己留的最后的体面。

     “不要对我说那句话。背弃的人不配听到。”

     月色拨开云雾,少女的笑容染了月华越发恬静安逸。

     “呵,难得你有自知之明。莫非是怕死?”

     本是随口一语,奈何有人总会当了真。视线里紧紧锁定的那张面孔笑意不减分毫,“你可以检验一下。”妖狐感觉到手中被塞入一把匕首,刃口朝外,刀鞘被干脆利落的取下,带出刷的一声。然后,她开始握起他的手,靠近过来。

     “你疯了。”冷凝的陈述带着警告的意味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 “差不离。”

     “小生不会留情。”他一把扣住她的手腕,止住这令人窒息的缩减距离。

     “随你意。”为什么她还笑得出来?

     利器饮血的画面似可预见,强撑着的人终是不争气地缴械,“阿妈!!”

     将近在咫尺的那人圈入臂弯,妖狐哑了嗓子,几近咬牙切齿,“够了。你赢了。小生受够这鬼气氛了。”

      雪一直落着,纷纷扬扬片刻不歇,直染了眉睫白了头。很美的意境,可惜都是假的。

     “谢谢。不再见,不再见。”

     亮如白昼的光影划过天际,转瞬消弭无痕。风拂呼啸着过耳畔,掳走了谁的哽咽。

     冬日祭,原是逝者祭奠之节,在世者望碑怀人之祭。哀只哀无位无碑无处缅怀……

     今朝他日,独步霜雪。

     人何处?归去矣,归去矣……

      »»»»»

     (๑>؂<๑)私心一直想看这样的cp,然而大家都不码。
     于是只好抖抖抖自己码。要被喷的赶脚。我有什么办法啦,我也很绝望啊 (ಥ_ಥ)

     崽的话,遇到离别应该不会稀里哗啦哭得跟个大男孩一样,什么不要走~不要走~莫名违和。总觉得能说出要杀死爱人这样的话的人,某种程度上来说是重感情的,但是表达的方式不会那么坦率。
     然后,这个是真的发生过的事情。因为考试,成绩差,各种各种原因卸载了。
     可惜我崽都不知道有个货叫南图,目前是他的花痴。T_T